保险网

中国人寿
保险岛钻石顾问

扫一扫二维码
查看微站

首页>保险资讯>保险“赔审团”模式的商业潜力

保险“赔审团”模式的商业潜力

2019-02-27 10:41:10 分类:保险知识    

最近,蚂蚁保险与信美相互共同推出了一个针对少儿高发大病的保险产品“宝贝守护计划”。与一般保险产品不同的是,“宝贝守护计划”由“赔审团”投票决定争议事件的理赔。“赔审团”成员必须是该产品客户,且需要接受一个保险理赔知识的培训。这也是行业内首个由保险客户自己决定理赔结果的公共机制。

目前,该机制已经做出两次判定。第一起案例,是患儿身体不适住院后,医生在血液检测报告中标识了“危急”,出院诊断也标识了怀疑血液系统疾病,所以,5000余名来自各行各业的“赔审员”在阅读了包括病历、血液检查报告、投保说明书之后,有76%的赔审员选择了“不予理赔”。

第二起案例,是家长在发现血小板减少后投保。保险公司拒保之后,孩子母亲称,在投保宝贝守护计划前并不知道患儿得的是白血病,普通流感也可以造成血小板低下,因此并不存在故意隐瞒病情的事实。由9000多名“宝贝守护计划”客户组成的“赔审团”经过24小时投票,以59%的支持率做出了赔付决定。决定出来之后,保险公司马上打款。有人说,第二起案件让其他保险公司看傻了眼,赔审团机制不够完善已经体现出来了。

不过,从理论上看,整个制度的理论基础在于相互制。在相互制保险中,投保人既是保险合同当事人,又是公司会员。出现理赔后,作为投保人,希望赔,作为会员(对公司利润有盈余分配权),又希望公司能盈利。这种投保人和保险人利益的一致性,有助于投保人在参与决定理赔时理性抉择。具体来说,赔审团成员持宽松、同情态度,易令保费池出现亏空,后面的人就没得保;但如果一味严厉,自己遇到同样的情况也会被拒赔,这就使得赔审团会审慎行事。

第二起案例中,血小板的确可能由其他病因引起,同时,赔审团虽然支持赔付,但比例并不高。其次,并不排除第一次拒赔决定造成的内疚感影响到第二次,但是,人的心理阈值是会不断提高的,随着案例增加,心会逐渐变硬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赔审团基本上是在理性、专业的角度上运行,而且,未来会更趋理性。更重要的是,保险赔付的宽与紧并不重要,人群的同情程度可以被保费增减所涵盖。

保险是制度密集型行业,对外部制度的依赖性很大。保险前端维系着客户,核保、收益、人寿、意外、教育、健康,牵动着千万家的安康与幸福,这其中无数纷繁复杂的法律、无数酸甜苦辣的纠纷,都需要一个完善的法治作为后盾。与此同时,法治也保证着市场的公平竞争,带给消费者最好的服务。保险后端则联系着投资、金融,以此为客户提供收益、保障,而金融与投资也需要法律去保障,需要公平的市场,自由的金融,激烈的竞争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保险更是一个制度密集型产品。市场中的无数个体总是最敏锐的,他们虽然不关心产品背后的制度,但却能迅速涌向最优质的产品。

中国保险业发展历史不长,民众契约意识也不强,同时,加之对法律的不信任,遭遇拒赔时动辄上访、在保监会拉横幅。保险公司顾及监管、公关各方压力,往往变通赔付了事。在相互制以及赔审团模式下,会员共同所有、参与管理,而且,会员人数众多,做出的决定也就相对公平,出现黑幕可能性比较小,拒赔之后,保险公司的舆论压力、监管压力就小很多。最重要的是,解决了消费者对保险的信任问题。所以,本质上,保险赔审团制度,是在法治不那么完善的背景下,通过制度创新,简单地、低成本地解决了信任问题,是对于现实的法治、社会、舆论环境的一个妥协性解决方案。

对于股份制的保险公司来说,虽然不能直接采取相互制,但也可以把相互制以及赔审团制度放入保险产品设计。比如,50万人一个组,放到一个大盘子里面,会员共同所有,参与管理,然后所有会员自己决定,公司仅收取一定的服务费、管理费。

这个创新模式对于当下的互联网保险公司意义更大。互联网保险存在一些灰色地带,有些甚至被认为是非法集资,有些则严重不透明,存在很大监管压力,在公共舆论上也比传统大型保险公司弱。

保险赔审团模式缓解了这种压力。虽然这样做,利润来源就只有管理费、手续费,有了天花板,但与传统保险业不同的是,它们要的是数据以及用户入口,在此基础之上通过增值服务获取利润,所以,天花板并不重要,关键在于保险这个基础业务规模做大。以前,比起传统的大型保险公司,它们的信任度差很多,现在则可以通过这种办法获得更多的信任。更重要的是,共同体的概念带有天然的互联网社群基因,比如,相互制保险+拼多多模式,就会产生很多想象空间。

相关资讯